您的位置: 主页 > 变成蝴蝶,翩翩起舞的一年
牧羊广告位

变成蝴蝶,翩翩起舞的一年

“爸爸,我真的很想要这个宠物机,爸爸!求你给我买一个吧!”

手里紧攥着玩具,一张稚气未脱的小脸,嘴里哼哼唧唧地向大人哭闹着;另一边,则是一张悲伤的脸,那是一位中年绅士有些悲伤的脸,在场的还有好几位大人。这个耍赖的小孩子,其实他不知道,在父亲心里,恨不得把这个世界都买给心爱的儿子,更别说什么宠物机了。终于,实在拗不过孩子的父亲,叹着气拿出一张纸币,买下了孩子爱不释手的玩具。

那个没心没肺,不懂事的小孩子就是第10届去到非洲马拉维的牧羊海外志愿服侍团团员张载勋。原本一直做矿山工作的爸爸,在开始另一项工作之时被骗子骗走了资金,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妈妈向父亲提出了离婚。不久,父亲再婚,可是贫穷的生活依旧不见好转。

我和其他孩子一样,想要的东西特别多。上小学6年级时,我很想要一个自行车,听说报纸配送员可以免费得到一辆自行车,当时头脑一热,不管三七二十一,我就跑到报社去当一名配送员。
 
事实并没有我想像的那么顺利,报社的负责人看我年纪太小,根本不同意让我到报社打工。后来是因为报社人员急缺,兼职人员人手不足,报社负责人才勉强同意我做兼职,但有一个条件,要得到父母的一纸同意书。
 
爸爸,您就同意我的这次要求吧。以后,我自己的事,我自己会看着办的,我不会再向您伸手要零花钱了。求您了,爸爸,求您了!”
 
一个连小学都还没有毕业的儿子,要摆脱父亲的庇护,独自闯荡社会,听着儿子多少有些无可奈何的抱负,当时,我的言辞一定刺痛了父亲的心,父亲露出非常惊慌的神色,呆呆的望着我。也不知道我那对自行车的急切渴望来自于哪里,反正,当时的我的毫不想放弃能得到自行车的任何一丝希望。刚开始,父亲特别坚决地拒绝了我的要求,最终却因我不可更改的意志与贫困的现实,迫不得已妥协。如果把当时想拥有骑自行车的热情说成是一种挑战,那么,那就是我人生的首次挑战。
 
睡意朦胧之中,隐约看到身旁老泪横流的父亲的脸,那是一家之主失意又怜爱儿子的眼泪。那时,我暗暗下了个决定,再也不给家里任何负担,我要靠着自己的力量,好好生活。
 
打工送报纸的日子,我总是很早就起床了。天还未亮,快要下班的月亮还在发挥着余光,月光透过窗户映着窗前父亲的脸,我看到眼泪沿着父亲的脸颊流淌。父亲的眼泪让我更加确定独立的意愿,一定要闯荡出一番作为。学生时期,我一直打工做兼职,只要能挣钱,脏活,累活,我都不在乎。我的兜子里总是有钱,我想买的,想得到的,从来不用靠别人,也不用看大人的眼色,我可以随心所欲,想买什么就买什么,想什么时候买就什么时候买。随着日子一天一天流逝,经济能力让我变得越来越无节制,挥霍无度。就像一个刹车失灵的汽车一样,只知疾驰却不知如何停止。唯一庆幸的是,疾驰中的我没有酒后驾驶或疲劳驾驶,真的,这是我现在唯一庆幸的。可是,盯着前方奔跑的我,瞳孔布满了血丝,眼睛就再也没有好过。

好,这次的赞比亚世界大会,我们都一起参加吧!” 

       作为海外志愿服侍团团员,我志愿去了马拉维。可是,从小就干活赚钱,适应社会生活的思维让我对马拉维的志愿服侍活动有些排斥。我刚到马拉维,就要出去宣传海外志愿团,招募当地志愿者,可是一想到这些都是毫无工作补偿的事情,就几乎都没有参与。没有回报的付出劳动对我来说是一种“奢侈”,所以,马拉维的所有一切都让我产生不了任何兴趣与热情。但是这是怎么回事呢?闻所未闻的什么健康舞蹈,还有什么活动宣传,开始打破我的预想,摇动我的内心。
 
       由于我从小就开始把精力都投在了打工赚钱上,学业荒废,成绩特别差,没能考上大学。后来,在高三时,我去实习的食品公司社长,为我这个未能升入大学的人打开了可以上大学的道路。大企业会与一些指定大学签署合同,专门招收像我这样的学生。天天打杂的打工生活在实习生们的眼里,是根本不值得期待的。通常公司正式职员讨厌做的事情都会交给实习生,大部分学生都会因为无法忍受这种生活而选择辞职。但是,对于从小开始打苦工的我来说,这种事情也只不过是从前的延续而已。于是,社长为我向大学投了推荐信。
 
       当我看到牧羊海外志愿者服侍团的宣传海报时,正好我那时也在犹豫,计划一个可以让我去海外研修的项目。升入大学以后,一如既往的工作,让我感到筋疲力尽,很想逃避,可一想到与其他学生相比,我的各方面实力确实非常不足,我与他们之间的差距实在太大。突然有一天,经过学校教室的走廊,看见一间教室的墙上贴着几张宣传海报,教室里面有几个学生正在说明着什么。海报上几个醒目的大字,“用我的青春,得到他们的心。”那一刹那,脑子里一个灵光一闪而过。“就是它了。”
 
       8月举行的马拉维世界大会上,和我同届的其他志愿者团员们在和自己邀请的当地学生们一起愉快地跳着IYF舞蹈。他们之间互相珍惜并关心,抚慰的样子,让这个只知道“付出要有所回报”的我有些不舒服,他们的行为简直就是在我的心里点着了一团奇异的大火。为了以后或许会有的其他世界大会,我也开始一蹦一跳地学起了舞蹈。后来,津巴布韦IYF支部由于人手不足,为宣传赞比亚世界大会要求我们在人力上支援他们,于是,我和其他两名志愿者向津巴布韦出发了。
 
       离津巴布韦IYF中心不远就是‘University of Zimbabwe’,它是津巴布韦仅1%的学生才有希望进入的与韩国首尔大学同等概念的大学。我一边小不满,小抱怨着一边又没办法,只能与其他团员一起着手进行宣传活动,就是为几周后即将要举行的赞比亚世界大会而进行宣传。令我惊讶的是,从我们面前走过的学生们竟然人手一个手机,边走边浏览FACEBOOK。
 
       在与学生们对话的过程中,我了解到这所大学拥有最尖端的教育设施。如此看来非洲并非只有穷困潦倒,皮包骨的人,烈日下只一件内裤而赤裸着身子的小孩……他们进步的面貌,改变了我对非洲的视线,被过去的种种印象所禁锢的想法,彻底打破了,其实,观念被打破也是一种生活解脱。实际上,在我面对非洲时,它已不再是我所知道的非洲,它让我感受到了另一个世界。
 
       非洲大学生英语非常好,知识水平也很高。但他们的生活没有多少机会可以让他们与世界各地的同龄人接触,对世界大会也一无所知。就像以前的我一样,总是停留在自己的能力范围之内。在IYF里,我很想让他们也品尝一下我品尝过的那个更广阔的世界以及变化的喜悦。
 
       我们的宣传得到了100多名大学生的报名,令人感谢的是,在赞比亚政府的帮助下,签证费以及世界大会的会费均获得了免除。我们的开始异常的顺利。然而,15个小时距离的路途,能够担负起车费的学生却寥寥无几。津巴布韦的公交车或巴士车费制度并不是统一规定的,它是根据淡季与旺季,经交通工会的决定而随意调整的。结果,超过100多名的报名学生人数,在交通费面前瞬间崩塌。当时的气氛就好像一个人穿上了一件根本不适合自己的衣服一样,在津巴布韦学生们的脸上,我们看不见任何笑意。那一刻,我一下子想起了马拉维学生们的样子。马拉维学生们起初也是一脸阴沉,看上去完全没有情绪的变化,总是那么生硬得让人无法亲近。可是,他们参加了马拉维令营以后,学生们变化了,他们会非常亲切地与志愿者团员们拥抱,述说积压已久的心里话……我心里想,如果津巴布韦的这些学生们也能够参加赞比亚令营,他们一定会感到无比开心,但问题是我们怎么才能去呢?眼前的环境实在是令人一筹莫展。
 
       当时,突然想到这所大学内部设置的无线网络,我马上登上了韩国的一个门户网站,申请并留了言。没想到这却带来了令我们无法想象的结果。
 
       为了引起关注,我在公告栏发了个帖,说明了津巴布韦学生们需要交通费的缘由。第二天,当我们带着期待的心情打开邮件时,看到了网络运营商的回信,上面写着,“以个人为目的筹集资金是不允许的……”这让我们瞬间跌到了谷底,不过,我们又收到了一封回信,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咬紧嘴唇,屏住呼吸,打开了回帖。
 
“我是一个平凡的家庭主妇,很想为学生们,哪怕是其中一名学生解决交通费,有什么方法能让我把钱汇过去呢?我该怎么办?”
 
       天啊!人们都想帮助我们的这些学生们啊!我们得到了许多人的支持与关注,学生们可以正常参加赞比亚的世界大会了。
 
“you raise me up so I can stand on mountain。”

        非洲学生不喜欢束缚框在框架里,他们喜欢自由。正因如此,让他们跳一支一律定型的舞蹈动作还真是经历了不少曲折。从不适应活动日程的学生到需要进行1对1个人指导的学生,动作还真是各式各样,五花八门,很难让他们统一动作,我才知道,原来“统一”竟有这么难。就是这样的学生们他们在闭幕式时,随着音乐跳起了舞,看他们的表情完全是乐在其中。回忆起非洲的一年,不知不觉,我的眼角已流出了泪水。
 
“问号变成了感叹号。”
 
       在马拉维,我发现了人与人之间要彼此流淌心而生活,再没有比这更美丽的画面了。如果那天我仍不知道这样的内心世界,便不会有眼泪流出来。当我看到在舞台上正热烈地跳舞的学生们时,我的心,在那一刻,就像遇到春天的冰块,一层一层地被融化。
 
       在我去海外参加志愿服侍活动之前,谁都未能打碎一直跟着环境随波逐流的我的世界。但是,津巴布韦的生活却毫不留情地打破了我的框架。后来,我发现其实问题并不是眼前的环境,而是在问题面前,我们不向前迈步,这才是问题之所在。在津巴布韦,我学到了如何越过超出自己极限的环境,得到了越过自己极限的力量。

       与IYF相识已经过了几个年头了。回想刚从非洲回国的日子,认识我的朋友们都打赌说我绝对不可能进入大企业就职。如果是从前的我,我也会非常认同朋友们,心想,“ 对啊,去大企业工作好是好,但是可能吗?怎么进去啊?行吗?不可能不是吗?”然后肯定停留在现实的环境里,留下一堆问号就那么生活了。可是,现在的我,问号已被擦去,换成了感叹号。
 
       非洲温暖的阳光让我感受到了另一个“非我”的世界,每件事都是以问号结束的我,在变成蝴蝶之前,就是一只丑陋的蛹,现在的我,无论做什么都会大胆地以感叹号落款。从“自我”的世界脱离出来是件幸福的事情,尽管过程是痛苦的,然而,不要逃避,去面对吧!你也会飞向一个崭新的自由天空。
牧羊广告位
上一篇:缅甸人
下一篇:神为我绘制的图画

您可能喜欢

?[勐拉] 景仰剪影

?[勐拉] 景仰剪影

?缅甸人

?缅甸人

?[勐拉] 那山 那路 那人家

?[勐拉] 那山 那路 那人家

?神为我绘制的图画

?神为我绘制的图画

回到顶部